三个月前,Bill Paulk 在“死神门前徘徊。”不是因为他患十二指肠(小肠)四期癌症,而是因为他严重营养不良。

Anne Marie Singerman 在与子宫内膜癌四期抗争时,无法抑制食物,体重下降了很多,她无法下床,否则房间会围绕着她旋转。

现在,有了 Option Care Health 提供的静脉注射全肠外营养疗法 (IV TPN),两人都表示自己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他们了解到,导致最严重问题的往往不是癌症,甚至不是治疗,而是营养不良。

2018 年秋季,达拉斯市的 Bill 一心想要减肥。47 岁、身高 5 英尺 10 英寸,体重 220 磅的他说,人们最喜欢称他为“吃货”,这促使他开始进行生酮饮食,并且减掉了 30 磅。他心满意足,不再节食,但体重不断减轻。随后,Bill 吃完东西后就会开始呕吐。他努力保持健康饮食,但无济于事。第二年春天,他咨询了胃肠专家,做了 CT 扫描,被诊断为十二指肠肿瘤四期,肿瘤已经扩散到肝脏和左髋骨。于是,他开始了自己所称的“行动一”旅程。

第一幕:Bill 迈向 TPN 的旅程

由于肿瘤妨碍进食,他插上了喂食管,但不断漏食,疼痛难忍,整整一年都在服用吗啡。他不得不在一周内更换三次管子,每次管子的尺寸越来越大。不幸的是,他仍然没有得到他需要的营养。2020 年 3 月,Bill 体重为 96 磅。他很憔悴,他说自己就像《魔戒》中的咕噜。

“我身边的人,包括我的医生,都没想到我能成功,”他说。“然后我在阵亡将士纪念日周末有一个宣泄的时刻。我记得每次在医院的时候,护士总会不停地说‘为什么不让你接受 TPN 治疗?’"

Bill 的肿瘤科医生担心 TPN 对他的肝脏有影响,所以迟迟不给他使用 TPN。尽管存在风险,但是他对医生说:“我不能再这样了。我宁愿站着度过美好的一年,也不愿躺着熬过糟糕的三年。”

那个周末,他在医院开始接受 TPN,在那里,一名 Option Care Health 护士为他过渡到家庭输液做了准备。一到家,Option Care Health 的营养师 Heather Taylor 就和 Bill 和他的妻子 Jenny 坐下来,回答他们的问题,并保证这将是一种合作伙伴关系。

第二幕:Bill Paulk 的重建

不到一周左右,他就开始感觉好些了,需要的吗啡越来越少,而且停止使用止痛药已有好几个月了。Heather 建议在他的 TPN 中添加一些关键水平的营养素,包括前白蛋白和维生素 C,以加速他的康复。

他被安排进行手术,以取出在他体内已存在一年的喂食管。手术当天,他取下绷带,看上去很干净。那时,外科医生同意他不需要做手术。

“营养的下降是导致康复不佳的原因,”Bill 说。“在接受化疗和平衡其他健康问题时,避免手术并不是一件小事。那是我的转折点,真切地看到是营养治愈了我。真是太棒了。”

现在他的体重已经达到了 150 磅,晚上 6 点左右开始接受 TPN,整晚 15 个小时的治疗时间。他可以把营养袋装在小背包里,出门散步,与 Jenny 和女儿 Olivia、Sophie 一起去逛商场、看电影(在做好预防措施的前提下),还可以练习气功,一种动态冥想。今后,Bill 希望能够重返网球场。

他致力于多吃蔬菜、水果和坚果,目标是最终完全摆脱 TPN,Heather 对此全力支持。每周,他们都会讨论他的营养水平,并根据需要进行调整。

他说:“我觉得自己是与 Option Care Health 合作的个人,而不仅仅是一名癌症患者。”“营养和支持改变了一切。一年来,我不是在和癌症作斗争,而是在抗击营养不良。现在,我专注于与癌症作斗争。”

“现在,人们想见到我。他们说,从我的声音到精力,一切都变了,”Bill 说。 “我觉得 Option Care Health 拯救了我的生命。现在,我正努力迈向第三幕——传播智慧。”

“我又活过来了”

Bill Paulk 在接受营养不良 TPN 治疗前后。

第一幕:Anne Marie 的子宫切除手术仅仅是个开始

1996 年,Anne Marie Singerman 被诊断出患有早期子宫内膜癌,她做了子宫切除手术,当时还以为这就没事了。不幸的是,2004 年癌症复发了,当时她接受了放疗和化疗,甚至有人警告说,她的癌症有可能再次复发。癌症确实在 2013 年和 2017 年再次复发。

治疗一直控制着癌症的发展,但这一次它扩散了,因此实施了结肠造口手术。她进食后就会呕吐,六个月后体重从 150 磅下降到 117 磅。她是如此的疲倦和虚弱,以致于全天都得躺在床上或沙发上,靠助行器和轮椅才能活动。

“我一直觉得情况会变好,”劳德代尔堡 78 岁的 Anne Marie 说。“有一天我从床上起来,天花板开始旋转。”

于是她去看了肠胃科医生,医生说她严重脱水,并且有中度到严重的营养不良。她的电解质紊乱,还有低血压和高心率。

在医院,她接受了补水和 TPN 治疗,体重开始增加,感觉也好些了。一回到家,停止 TPN 和补水治疗后,Anne Marie 为补充水分喝了大量液体,但还是不停呕吐。10 天后,她又回到了医院,这种情况重复了好几次。

第二幕:“在解决我的问题之前,不要把我送回家”

当她再次回到医院时,她决定必须做出一些改变。“这次他们让营养师来找我谈话。我说,‘在解决我的问题之前,不要再把我送回家。’”他们确定她患有小肠阻塞,这妨碍了营养的吸收。“他们让我接受 TPN 治疗,我现在仍在接受 TPN 治疗。效果非常好。我的体重增加了,感觉也好多了。”

Option Care Health 负责她的家庭输液。她说:“他们带来了一个非常好的方案,而我正在快速恢复。”每周抽血一次,Option Care Health 的营养师 Erin Corrigan 会根据她的化验结果打电话讨论更改营养方案。她的大多数指标已恢复正常。

“我喜欢和 Erin 合作。她是我的合作伙伴,我可以向她表达我的喜好。她会说,‘我是这么想的,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她总是耐心回答我的问题,从不厌烦。”

Anne Marie 从下午 6 点开始输液,输液会持续一晚。“如果我想自由活动,无论我去哪里都会随身带上输液包。在接受 TPN 治疗之前,我感觉非常虚弱,从没想过能跨出房门。”

她在接受 TPN 之前,并不打算进行更多的癌症治疗,但因为她的状况良好,现在正在接受免疫治疗,她希望这能够根除癌症。战胜癌症后,她计划与丈夫 Malcolm 一起骑自行车去伦敦旅行。两人从荷兰到日本,已经骑行周游世界。

随着 Anne Marie 逐渐康复,她喜欢和两个女儿(一个住在附近,一个住在纽约市)以及孙子们一起叙旧。 

她为自己的精力不断增长而感恩,并对能制定旅行计划感到非常兴奋。“我又活过来了。”

第三幕:提高意识和分享智慧

Bill 和 Anne Marie 都经历过营养不良对身体的摧残,他们都很感激临床营养治疗使他们恢复了充满活力的的生活。但是 Anne Marie 仍对诊断结果感到困惑。

她说:“我是一名退休的理疗师,是一个乐天派,我有大学学历,饮食均衡,喜欢吃水果、蔬菜,经常骑自行车。我一直在想,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营养不良呢?Erin 告诉我,我们发现这种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根据美国肠外和肠内营养学会(ASPEN)的数据,每天约有 15,000 例营养不良的住院患者未得到诊断,因此面临更高的费用、更长的住院时间和更高的死亡率。Option Care Health 致力于为需要输液治疗的患者提供高质量、个性化的临床营养支持,并致力于尽快将患者从医院转到成本较低的护理场所,包括家中或我们遍及全美的 125+ 个输液室中的一个。

了解更多有关营养不良的知识,并与我们一起在 10 月 5 日至 9 日的 ASPEN 营养不良意识周(Malnutrition Awareness Week*)中提高大家的认识:https://www.nutritioncare.org/MAW/

*Malnutrition Awareness Week™ 是美国肠外和肠内营养协会(ASPEN)的一个注册标志。经 ASPEN 许可使用。  

Share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