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1990 年以来,每年的 5 月 6 日至 5 月 12 日是全国护士周,5 月 12 日这一天是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生日。Option Care Health 的护士通过他们为患者提供的非凡护理,每天为患者带来希望。我们意识到让我们的护士如此特别的原因是,他们实际上是身穿护士服的超级英雄。

我们花点时间从四位每天工作在病人护理一线的护士那里了解更多情况:

  • Kerrie Hollifield,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地区护士经理
  • Eileen Atwood,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临床护理过渡专员
  • Crystal Griffin,纽约市的输液护士
  • Matt Battson,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输液护士

 下面的访谈着重介绍了 Option Care Health 的一小部分杰出员工。

OCH: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当一名护士?

KH:我想是在我大约 16 岁的时候;我来自密歇根州的一个小镇,去过好几次急诊室,在那里我认识了急诊室护士 Jonie。我告诉妈妈这是我想做的工作——成为一名护士。

EA: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想当一名护士,我不记得是多少岁了。我当时在上小学,大概是三四年级吧。我知道我想做医疗工作,而护士是我的现实选择。我一直想帮助别人,而当一名护士正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CG:对我来说,我一直对医疗工作很感兴趣,而我的经历让我进入了护理行业。现在,我无法想象还能做什么其他工作。

MB:我上高中时,我打算参军从事医疗工作。但计划改变了,那没有发生。当我女儿在一岁半被诊断出肝癌时,我的旅程又回到了原点。在这个过程中,我与照顾她的医生和护士沟通,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这帮我重新找回了对护理的热情,就是这样。

OCH:作为一名护士,您的职业生涯是什么样的——从毕业到第一份工作再到输液?

KH:我的职业生涯始于三份护理工作:两家家庭医疗保健机构和底特律的一家医院。我在上护理学校时,没有练习过静脉注射,但一位持照临床护士(LPN)让我出去给病人抽血。成功采集血样后,我意识到这就是我想要做的,因此我开始在医院做静脉注射,然后做输液护理,现在是担任静脉注射护士经理。

EA:我的职业生涯是从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护士开始的,然后转到儿科病人的现场输液护理和心血管家庭护理。我来到 Option Care Health 担任护士联络员,帮助患者从医院转到家中。

CG:我一直都在从事某种形式的医疗保健工作。我的职业生涯实际是从舞蹈演员和专注于心理健康的舞蹈编舞开始的。那变成了一份与有特殊需要的儿童打交道的工作,然后我开始做服务于老年人、有特殊需求的成年人的工作,直到我获得从医资格并最终获得持执照临床护士(LPN)资格。

MB:实际上,我的职业生涯始于高中时在一家养老院做助手,之后我做了一名厨师,并开始着手自己开餐厅。不过,我女儿的事情发生后,我意识到我应该当一名护士。因此,我就读了护理学校,今天正在攻读学士学位。

OCH:您在 OCH 工作了多久了?是什么吸引您来到 OCH,又是什么让您留在这里?

KH:我已经在 Option Care Health 工作了 18 年。我最初来到这里是因为当时那位负责业务的护士。我非常尊重她,决定要为她工作,因此我加入了公司,因为周遭的人都很好,所以留了下来。在诺福克,我们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就像一家人一样。

EA:我最初来到 Option Care Health 是因为这里的人,他们都非常喜欢在这里工作。我喜欢在现场工作时有自主权,而不是 12 小时轮班工作,当这些病人在家中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者怎么做的时候,能够为他们提供帮助,教他们做什么和怎么做,这是做护理工作的一个好处。

CG:自从我听说输液护理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职业以来,我已经在 Option Care Health 工作了大约四年。我之前一直在做透析护理工作,但我一直在寻找可以同时用到我的专门技术和良好医护态度的工作。公司一直对我很好;人们都非常愿意提供帮助,总是确保我拥有安全完成工作所需的一切。我不觉得自己是在工作,我非常热爱这份工作。

MB:我在 OCH 工作了大约五年,我想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我的经理和我的同事们。我也爱我的病人,我对他们有更深的了解,并且由于我陪伴他们的时间很长,所以我能够为他们提供帮助。

OCH:您认为 OCH 护理的特别之处是什么?

KH:除了我们当中许多人都是持证输液护士之外,我们还可以花时间陪伴病人,确保他们感到舒适。我们能够对病人进行教学,让他们可以在家中或 Option Care Health 输液室(AIS)舒适地接受任何治疗。

EA:大家的目标一致。我们团队合作,无论从事哪方面的工作,我们都希望实现同一个目标。一切都是为了病人,确保他们得到良好的护理——我们有坚强的后盾,人们对各种想法持开放态度,你绝不会是单兵作战。

CG:“超越”这个词最能代表这里的护士。每位护士都会尽力做到超越患者的需求,并帮助公司向前发展。没有什么是我们不能为病人做的。我举个例子,上周一位名叫 Kim 的护士在新冠肺炎高峰期全副武装从水牛城来到纽约市,帮助我们度过了这一周。正是这类事情使得 OCH 与众不同。

MB:这是一个独特的工作环境,我们每个人都独立工作,我们不与同事并肩工作。但是,我从未遇到过哪个护士不愿意付出更多努力,来为患者提供他们应享的特殊护理。OCH 在这方面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在这里能找到真正愿意为您提供帮助的人,无论什么事情。

OCH:您打算在全国护士周时怎么为自己庆祝?

KH:我还没怎么想过。对我来说,我喜欢去安安静静地钓鱼。

EA:我通常不做什么庆祝的事情,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我只了解这些。我会继续工作,并确保患者得到妥善照顾,这就是我的庆祝方式。我不需要因为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获得认可,当我每天照顾病人时,我已经获得了认可。

CG:我可能会在 Zoom 上和家人长时间视频聊天。这听起来可能没什么,但上周末我奶奶去世了,和家人共度时光能让我忘掉这些负面的事情,获得很多快乐,让我重新充满能量。即使我们相隔很远,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交流,但这也给我很大慰藉。

MB:说实话,我不需要任何荣誉或庆祝,我真的很喜欢我做的事,感觉这就是我注定要做的事情。能够为患者提供护理是我唯一需要的庆祝。

OCH:在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时期为患者提供优良的护理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KH: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已经把许多患者转移到了我们的输液中心。我们能够与患者沟通并解释由于我们在患者间所采用的清洁程序,转到 AIS 可以降低风险。我们不进入多个家庭来提供护理,由此也能降低暴露的风险。这是我们有史以来第一次这样做,这取得了成功。到目前为止,它一直有效,我们通过对患者的护理来保证他们的健康,这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EA:我还能去医院上课,但最重要的是不向任何人传递恐惧。对我来说,挑战在于在家庭和患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前几天我有一个病人,他独自一人在医院住了 11 天。我必须帮助患者和他的家人切身体会到他们即将面临的护理问题,引导他们办理出院手续,在患者出院返家后管理患者的护理,并让他们相信他们能够在家里成功照料病人。

CG:我按自己的意愿为自己构建幸福感。我的意愿是让我们照顾的每位患者在离开时都能获得与新冠肺炎爆发之前相同甚至更好的体验。当然,我们采取了一些与以前不同的安全措施,但我希望他们能够得到和以前一样甚至更好的护理。我希望 Option Care Health 能够成为一家关心当下和未来的公司。

OCH:对于那些想要对在疫情期间一线医护人员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的人们,您有什么建议?

KH:我想一句简单的“谢谢”就够了。我很高兴自己是一名护士,这是最值得信赖的职业;我想一句简单的谢谢就会给我很大鼓励。

EA:对我来说,最有意义的就是说声谢谢,“你做得很好,谢谢”,这就是我所需要的。

CG: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因为当我开始做护理工作时,我意识到我的“掌声”来自我的内心。病人出院时,我只想听到一句——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MB:我想,一句“谢谢”就足够了。老实说,这就够了;我做这份工作是因为我爱这份工作。

全球护理行业正在庆祝 2020 年的一个里程碑,世界卫生组织宣布 2020 年为国际护士和助产士年,以纪念弗洛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诞辰 200 周年。

感谢你们今天和每一天为全国各地的患者所做的一切。护士周快乐!

 

 

Share Post